旋律

灣家Coser
銀魂坑底中/沖神土三主食
魔性收藏手/總是控制不住自己下標付款調皮的小手
為了愛再多錢也花的下去
買了後悔三天不買後悔三年
最近想轉型佛系Coser退坑養沖神寶寶

生日就是要有驚喜才是生日[全]
小總生日快樂——


生賀在P2
總之沒寫的地方大家就自行腦補叭——

沖田總悟生日快樂!
還沒有寫完但是我想睡了(
睡醒保證完成小總你再等等哈(
第一年為你慶祝生日!

生日就是要有惊喜才是生日!

三年Z班的中国留学生神乐最近有了新烦恼。

  新上任的男友生日快到了自己该准备什么?

  他们已经在一起莫约两个月多一点的日子了,虽然平日里两人都还是打打闹闹波及无辜同学,但从细节里还是能看出跟以前些微的不同:上课上到一半肚子饿时不怕没零食吃、忘记带伞时扔到自己头上的外套、上放学路上不再无聊……
  在一群好友的明示暗示之下,神乐终于想起自己似乎该在冲田总悟生日时,尽个女朋友的本分,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
  照例的女子聚会中神乐提出她觉得可以的礼物都被其他人打枪──什么醋昆布超值回馈大礼包跟自助餐吃到饱免费券啊喂,到底是谁生日啊。
  “啊啊……妳们有什么建议吗阿鲁?”神乐脸贴在冰凉的桌面上,霸占了一半的空间。
  “从冲田君的喜欢的东西去想吧,毕竟小神乐还是不想随便送个东西塘塞吧。”阿妙笑吟吟地说道,虽然神乐方才提出了一堆看似自己喜好的想法,从另个角度来看也是想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和最重要的人分享嘛。
  “抖S喜欢的东西啊……暗杀土方、辣椒……有几款游戏他好像特别喜欢吧常看他上课在刷纪录……”神乐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冲田平时会做的事情和喜好,听到众人的窃笑声神乐抬起头来,下巴仍靠在桌上,向对面头去一个不解的眼神。
  “小神乐妳呀,虽然平时看起来都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其实都有在注意冲田君的动向呢。”阿妙切起一块蛋糕送入口中,看着神乐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和泛红的耳廓,不禁和九兵卫会心一笑。
  “呐呐、我说神乐,妳要不送他一个超特殊的礼物吧!”一直埋头在手机里欣赏今天自己拍了多少张银八老师照片的猿飞突然开口,神情激动。
  “小猿有什么好点子……”

  “把自己用缎带打包送给他吧!”

  ……现在假装不认识这人还来的及吗?


TBC.

发一下督促自己要填坑
还有我是不会轻易开车的!
多年没写生贺了小学生文笔随时删

媽咪說不能亂親親(夜兔一家/冲神)[全]

那是個神樂還沒多大,剛開始有記憶的時候。

一開始,雖然江華總是臥病在床,但星海坊主還沒像後來那樣頻繁出遠門的時候,家人間偶爾還是可以一起吃的一餐。

期間神晃和神威不曉得吵了多少次架到甚至差點大打出手,但兩人顧及小小的神樂在一旁看著,還是合力做出了能讓一家人填飽肚子的一餐。

 

年幼的神樂很黏著神威,比起逐漸有禿頭傾向的爸爸,她更喜歡會帶她出去玩的哥哥。

有次兩人玩回來後發現父母不知道在耳語什麼,神晃吻上了江華,雖然神威迅速地遮住了妹妹的雙眼,但神樂還是從指間的縫隙中隱約看見了爸媽難得的秀恩愛場面。

彼時還是個可愛蘿莉的神樂尚且不知何謂尷尬,推開哥哥的手就往坐臥在床上的江華懷中鑽去,聽見聲音的神晃轉頭就看見自家兩個小鬼頭目擊了一切,轉頭搔著後腦順便給站在門外的神威ㄧ記眼刀。

接收到神晃眼神的神威雙手一攤,表示他有擋過了,誰叫你們這個剛好的,丟還給神晃一記嘲諷的笑容。

「媽咪,你跟帕比剛剛在做什麼阿魯?」神樂歪著臉,窩在江華懷中,對於那對從嘴上鬥爭快要進階到大打出手的父子全然無視——反正媽咪在他們也不敢真用全力。

江華溫柔地摸了摸神樂的頭,柔聲說道:「那個啊,是只有對喜歡的人才能做的喔,小神樂現在大概還不懂吧。」

在一旁耍嘴皮子的父子最終以神威腦門上不小的腫包收場,心有不甘的神威卻也沒打算再繼續另辟戰場,摸摸鼻子坐到江華空著的另一側。

「只能對喜歡的人做的阿嚕⋯⋯?」神樂還在思考,看見另一邊的神威時頓時眼神一亮。「神威!神威!過來一下!」像是想通一般,神樂揚起了燦爛的笑容。

「蛤?乾嘛⋯⋯」雖然語氣略帶嫌棄,但神威依舊乖乖依著妹妹的話湊了過去。

然後是臉頰上傳來軟軟的觸感。

——以及站在面前,瞬間臉色全黑的神晃。

看見此景的江華不禁掩嘴偷笑了起來。「神樂喜歡哥哥嗎?」

神樂看著她最親愛的媽咪用力的點了點頭,「啊不過,媽咪還是最喜歡的喔阿魯!神威頂多只能排在媽咪跟白米飯的後面!」說完撒嬌地蹭著江華。

而愣在一旁的神威還沒回過神來,就被暴怒的神晃抓起,臉上的表情說是憤怒更像是嫉妒。

「臭小子,連我都沒有你居然就這樣理所當然的接受小神樂的親親——」

見狀,神威也立即回嘴:「還不是你活該!」掙扎著要從神晃的魔掌中逃離。

江華看著兩人之間的互懟呵呵笑著,然後低下頭,看著這個家最受寵愛的小女兒,語重心長的說道:「但是啊,小神樂以後肯定會遇到,比媽咪帕比和神威還要喜歡你的人喔。」

「那我也要給他一個親親嗎?」神樂反問著。

「等小神樂再長大一點自然就會懂啦。」

 

再後來,這種時光逐漸減少。

再後來,神晃神威之間的裂縫越來越大。

而最後,連神樂也離開了這個家。

 

*

 

長大後的神樂回想起來小時候的一切,無比慶幸著。

幸好自己有聽媽咪的話來到了地球,遇見了像家人般照顧他的萬事屋。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最後他們一家人也在地球團聚,一同對抗虛。

在地球這個奇妙的星球中,遇見了媽咪說比帕比和神威還要喜歡她的他。

 

不過——

 

怎麼兩年過去了這個臭小子還是這麼的令人討厭!

不不不,大概可能還比以前還要可惡!

啊啊——現在把那個玻璃心的抖S虐到哭出來不知道行不行啊——

 

隱藏了真面目用著神流的假身分回到地球來,原本只是想看看銀醬和新八現在過的如何,結果卻被轉行當黑手黨老大的沖田總悟逼出來,神樂想殺了他的心情都有了。

 

「呦!歡迎回來。」在兩人的你來我往的比試中,沖田總悟還衝著她說了一句好久沒聽見的語句。

越加惱火的神樂不禁當下給了他一記頭槌。

 

最後隨著滾到神樂腳邊的手榴彈,這次的會面結束顯得兵荒馬亂,一如繼往亂來的風格。

 

用鬥篷摀住口鼻的神樂憤憤的想著,遲早要讓那個臭小子感受到自己的厲害。

 

*

 

將後續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和眾人合力解決後,神樂這才有心情穿著以往風格的旗袍裝,在這個兩年沒見的歌舞伎町四處晃著。

這次回來最大的收穫就是意外地找到了讓定春恢復的方法,在定春醒來後神樂又哭又笑了好久,為了讓定春休息所以這陣子都沒有帶牠出來散步。

 

走到了以前很常帶定春來散步的公園,果不其然那個已經換回真選組制服的某人就坐在椅子上戴著標誌性的眼罩正大光明的翹班睡覺。

神樂勾起一抹惡作劇的笑容,手上紫傘往前一甩就是幾發子彈,煙霧散後椅子也不見蹤影。

「喂——我可是要用襲警的罪名將妳逮捕囉China。」早在神樂開槍時便閃至一旁的沖田說道。

「如果你連這個都躲不過的話那還是早早跪下來喊我一聲女王大人吧阿魯!」將傘撐開遮住陽光,這是從回到地球後兩人第一次的獨處。

 

「我說啊──」楓紅色的眼眸飄向神樂身體的某個部位,「怎麼經過了兩年看起來都沒怎麼發育呢。」

神樂一愣,然後立即反應過來沖田的嘲笑。「臭小子誰准你看本lady的身體的!」紙傘架上太刀,原本棲息在樹上的鳥兒受到驚嚇紛紛飛起四散。

 

兩人大肆對打破壞一番過後才甘願停手,在賠償單上沖田習慣地簽上了土方十四郎的名字後兩人雙雙離開已經面目全非的公園。

在神樂將第十碗拉麵吃得連湯都一點不剩後沖田眼睛眨也不眨地付了帳然後將吃飽喝足的神樂送回萬事屋。

 

走到半路時定春的身影從巷子口竄出,神樂開心地撲了上去,邊說著:「定春你看起來恢復好多啦是不是想我了阿魯?」定春開心地汪了聲,盡情地向神樂撒嬌。

 

被晾在一旁的沖田沒說什麼,和神樂說了聲就打算回屯所,翹班了一整天估計土方也快氣炸了。

沖田才剛轉過身就感覺到有人靠近,還以為是神樂哪根筋不對又想找碴,結果臉頰邊感受到的柔軟觸感讓他瞬間愣在原地。

看見自己的突襲成功神樂劃開笑容。「掰掰啦抖S,還有我回來了!」接著和定春一起踏上回家的路途。

 

「等等,China。」回過神來的沖田叫住她。

「幹嘛?」

「下次,要親親這裡。」指著自己的唇。

「蛤──你有病嗎?」嫌棄地看著沖田略帶得意的臉,「臭小子你可別太得意了啊,雖然媽咪說不能亂親親不過你可不是我第一個親的。」

「神威那時候和你剛剛的表情一模一樣呢,一臉的笨蛋表情。」

 

嗯、雖然那時候還什麼都不懂,不過誰要和那個臭抖S說清楚呢。

等某天心情好時再和他說吧,神樂看著沖田瞬間黑下來的臉神樂愉悅地想著。

 

至於那個意義上真正的親吻啊,就看某人什麼時候向她告白囉。

身為女王的自己怎麼可以做出先表白這種事情呢。


--

對不起感覺像爛尾OTL

敗多大家多來跟我聊天--

太久沒寫文了都退化成小學生文筆了#


媽咪說不能亂親親(夜兔一家/沖神)

    媽咪說不能亂親親(夜兔一家/沖神)

  那是個神樂還沒多大,剛開始有記憶的時候。
  一開始,雖然江華總是臥病在床,但星海坊主還沒像後來那樣頻繁出遠門的時候,家人間偶爾還是可以一起吃個一餐。
  期間神晃和神威不曉得吵了多少次架到甚至差點大打出手,但兩人顧及小小的神樂在一旁看著,還是合力做出了能讓一家人填飽肚子的一餐。

  年幼的神樂很黏著神威,比起逐漸有禿頭傾向的爸爸,她更喜歡會帶她出去玩的哥哥。
  有次兩人玩回來後發現父母不知道在耳語什麼,神晃吻上了江華,雖然神威迅速地遮住了妹妹的雙眼,但神樂還是從指間的縫隙中隱約看見了爸媽難得的秀恩愛場面。
  彼時還是個可愛蘿莉的神樂尚且不知何謂尷尬,推開哥哥的手就往坐臥在床上的江華懷中鑽去,聽見聲音的神晃轉頭就看見自家兩個小鬼頭目擊了一切,轉頭搔著後腦順便給站在門外的神威一記眼刀。
  接收到神晃眼神的神威雙手一攤,表示他有擋過了,誰叫你們這個剛好的,丟還給神晃一記嘲諷的笑容。
  「媽咪,你跟帕比剛剛在做什麼?」神樂歪著臉,窩在江華懷中,對於那對從嘴上鬥爭快要進階到大打出手的父子全然無視——反正媽咪在他們也不敢真用全力。
  江華溫柔地摸了摸神樂的頭,柔聲說道:「那個啊,是只有對喜歡的人才能做的喔,小神樂現在大概還不懂吧。」
  在一旁耍嘴皮子的父子最終以神威腦門上不小的腫包收場,心有不甘的神威卻也沒打算再繼續另辟戰場,摸摸鼻子坐到江華空著的另一側。
  「只能對喜歡的人做的⋯⋯?」神樂還在思考,看見另一邊的神威時頓時眼神一亮。「神威!神威!過來一下!」像是想通一般,神樂揚起了燦爛的笑容。
  「蛤?乾嘛⋯⋯」雖然語氣略帶嫌棄,但神威依舊乖乖依著妹妹的話湊了過去。
  然後是臉頰上傳來軟軟的觸感。

  ——以及站在面前,瞬間臉色全黑的神晃。

  看見此景的江華不禁掩嘴偷笑了起來。「神樂喜歡哥哥嗎?」
  神樂看著她最親愛的媽咪用力的點了點頭,「啊不過,媽咪還是最喜歡的喔!神威頂多只能排在媽咪跟白米飯的後面!」說完撒嬌地蹭著江華。
  而愣在一旁的神威還沒回過神來,就被暴怒的神晃抓起,臉上的表情說是憤怒更像是嫉妒。
  「臭小子,連我都沒有你居然就這樣理所當然的接受小神樂的親親——」
  見狀,神威也立即回嘴:「還不是你活該!」掙扎著要從神晃的魔掌中逃離。
  江華看著兩人之間的互懟呵呵笑著,然後低下頭,看著這個家最受寵愛的小女兒,語重心長的說道:「但是啊,小神樂以後肯定會遇到,比帕比和神威還要喜歡你的人喔。」
  「那我也要給他一個親親嗎?」神樂反問著。
  「等小神樂再長大一點自然就會懂啦。」

  再後來,這種時光逐漸減少。
  再後來,神晃神威之間的裂縫越來越大。
  直到最後,神樂也離開了這個家。

TBC

男主角還沒上線系列

希望這禮拜能完結233333333

彷若過年順便多買幾個週邊壓壓驚慶祝一下🎉🎉
開心到起飛💕💕💕

百物語

吾名為「青行燈」,是從百物語中誕生的妖怪。

你有什麼有趣的故事嗎,不介意的話可以說給我聽聽。

 

是夜,山中一處的小屋亮起的燈光。

蠟燭的火隨著風搖晃著,當一個故事結束時便吹熄一盞,下個人接續。

相傳在說滿一百個故事時鬼門會開啟,將所有參與的人拉進去。

「這不就只是個傳說嗎?」有人笑說。熄滅的蠟燭已過半,也聽了不少的故事。

從常聽到的裂口女、在海中狩獵食人的磯撫,再到和渡邊綱戰鬥而失去右臂的羅生門之鬼茨木童子,親身經歷或是經由別人轉述。

隨著時間推移,吹熄的蠟燭堆置在角落成了一座小山。

第九十九個故事,關於能夠御風的大天狗。

主講者說完後吹熄一盞蠟燭,最後桌上只餘留最後一盞,按照規矩最後一個故事通常是由發起者來說,只見發起的人有些侷促不安。

「這個故事就是第一百個故事了,要不,咱們就這樣結束吧?」他說道,眼神瞟過眾人,有些較為大膽的人笑說這不就只是個傳說,而傳說不就是要來破除的嗎?

一名女子突然出聲,道:「啊啦,既然這樣,就由我來說最後一個故事吧。」

 

「關於引誘人們玩百物語的妖怪,青行燈的故事。」


------

雖然寫完了不過因為是要拍照用的所以就不放全部啦啦啦

之後細修再放上來吧  大概

啊第九十九個故事放大天狗是 私心(好意思

狗子快回家啊灯姐喊你吃飯~~~~~~~~~

想躲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角落大哭

厚底靴與平底鞋(鶴一期)

 厚底靴與平底鞋(鶴一期)

 

※根本是粟田口中心吧←

 

 

  「啊、發現鶴丸殿了!」短刀們在諾大的本丸中追著那抹白色身影,而他們的太刀兄長卻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看著,難得地沒有阻止弟弟們的胡鬧。

  「不阻止嗎?」一同坐在旁的鶯丸問著,端著微溫的茶抿了一口。

  「嗯、這個嘛……」蜜金色的眸子微瞇,目光轉到了被短刀們捉到正努力脫身的人身上。

  「關於那個問題,我也很想知道呢。」

 

 

  起因是因為亂無心的一句話。

 

  「吶吶、藥研跟厚,誰比較高呢?」柔順的金髮散在木板上,整個人躺在地板上的亂仰著頭,看著正在幫主上整理資料的藥研及剛當番結束,回來休息的厚。

  「當然是我──」較為穩重的聲線及有些活力的嗓音重疊說出同樣的話語,兩人先是詫異地互看一眼接著滿是較勁的意味。

  「诶──」躺在地上的人饒有興趣地看著兩人,天藍色的眼眸轉呀轉,然後說出了讓今天的本丸如此熱鬧的話語。

 

  「那、我們今天來個大家的身高調查吧!」

 

  打定主意後的三人先是告訴了其他的兄弟們,得到眾人都有興趣的回答後,奔跑的腳步聲在走廊響起,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最後聲音停在了太刀的房間前。

  「一期哥!」

 

  遠遠的就聽見跑步聲,在小憩中的一期一振睜開眼,坐起身來將衣著打理整齊。在聽見弟弟們的聲音後拉開紙門,面帶微笑的聽著弟弟們爭相地告訴自己方才發生的事情。

  「一期哥也覺得很有趣吧!」

  「一期哥覺得藥研跟厚誰比較高呢!」

  「最高的一定是岩融大人啦!」

  將話語拼湊成完整內容,一期蹲下身來與弟弟們平視。「所以,你們想要調查大家的身高對嗎?」得到的回應是有如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面對弟弟們期待的目光,一期一振也只能敗下陣來。摸著五虎退和秋田的頭,算是同意他們這次的行動。

  於是一大群短刀們又興沖沖地找到了方才才從現世回來的審神者並告知,少女也是愛玩鬧的性子,帶了藥研去了万屋一趟回來就多了一長條上面有刻度的紙。

  在請岩融將紙貼在柱子上後,只要沒有當番出陣遠征的人幾乎都被帶來量過一輪,少女還拿出筆記本紀錄。

 

  「今劍你的木屐到底多高啊……這樣不會跌倒嘛?」

  「嘻嘻,這樣踩高高的很有趣呢,才不會跌倒的!」小天狗一蹦一跳的到少女身旁,「嗚哇──岩融有200多公分呢!好厲害!」今劍說著,然後被岩融一把撈起放在肩膀上。

  「這樣今劍就比我高了喔哈哈哈哈!」

 

  一部分的短刀去將在還在屋內的人帶來,而藥研和厚則輪流貼緊柱子,在審神者報出數字後,厚得意地看著藥研。

  「嘿嘿,就說我比較高吧!」厚驕傲的說著,藥研一臉的不服氣。

  「嘖,不就只是高一公分罷了。」藥研推了推有些滑下的眼鏡。

  「那還是比你高啊,倒是亂意外的小欸。」不管是正裝的靴子或內番的鞋子都有跟,平時根本不覺得亂居然只有145公分。

  「那是厚太遲鈍了啦!」亂偷笑著,忽然間聽見門口有些騷動,原來是遠征的隊伍回來了。

 

  少女停下手邊的工作至門口迎接隊伍,而一期一振比少女還要更早到,正在幫忙把物資卸下。

  「遠征的各位辛苦了。」少女說道,正打算讓大家盡速去休息時,奔跑的聲音從走廊另一端傳來。「阿咧?」少女有些疑惑的回頭,發現是博多、秋田及五虎退。

  「啊、找到人了!」博多率先跑了過來,秋田跟在後頭,五虎退則是因為小老虎們亂跑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呦、你們在玩些什麼?」將跑到腳邊的小老虎拎起,獅子王好奇問著。

  「我、我們在……調查身高……」五虎退從獅子王手中接過小老虎也回答了問題。

  「嗚喔!感覺很有趣呢!」獅子王彎腰撈起在他腳邊打轉的兩隻小老虎,「是打算調查所有人的嗎?」五虎退靦腆地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大家也一起過來吧!」秋田說道。

 

  鶴丸和一期一振落在最後頭,見大家的注意力沒有放在落後的他們身上,鶴丸自動自發的握住了一期一振的手。

  「鶴丸殿!」一期一振稍用點力想掙脫卻發現沒辦法,只能用責怪的眼神看向鶴丸。

  「唉、一期別這樣嘛,又沒有人注意到,再說我們這次可是長途遠征喔?」鶴丸說著,手指插入一期一振的指縫間變成十指交扣的方式。眼神得意地看向一期一振,只見一期一振嘆口氣,一副隨他去的樣子。

  「說來,一期的身高是多少啊?」平時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件事,鶴丸也有些好奇。

  「177喔。」

  「跟一期的名字諧音一樣呢。」

  「……弟弟們已經說很多次了,鶴丸殿就別再嘲笑我了。」一期一振有些窘迫地說著,臉上也泛著紅暈。

  「喔呀,一期要變成草莓了。」

 

  到了大廳後有不少人聚集,在一旁湊熱鬧的亂看見了兩人,邊喊著鶴丸

殿還沒量一邊擠到兩人中間,衝著鶴丸擺了個鬼臉。

  「欸你這小鬼!」小心輪內番被馬踢!

 

  站在柱子前鶴丸挺直了身子,等著少女報出數字。

  「185……等等鶴丸你沒脫鞋子!」

  「呦、嚇到了嗎!」對著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抓到我就讓你量!」接著就逃了出去。

  「……機動性這麼低還玩這招。」少女如此道,短刀們反應過來後也追了出去。

 

  本丸瞬間熱鬧了起來,聲音此起彼落。看了一陣子後部分的人就先回房休息,燭台切和長谷部則去廚房準備起晚餐,閒著沒事的鶯丸和三日月則泡了茶坐在簷廊,順便邀了一期一振。

  眾所皆知鶴丸與一期一振在交往,有時在藤四郎面前調戲一期過頭還會被覺得哥哥被搶走的弟弟們追趕,一期一振也從剛開始的慌張阻止到現在還可以在一旁淡然喝茶,不得不說這都是因為鶴丸三不五時就會做死的結果。

 

  「看到鶴丸殿了!」、「啊被逃掉了!」的喊叫聲不斷在庭院響起,以較年長的亂、厚為首,短刀們努力地想抓住鶴丸,但鶴丸總是有辦法逃脫。

  最後是玩心大起的今劍帶著岩融一起加入這場捉鶴行動,才終於逮住了鶴丸。

  在短刀緊盯的目光中鶴丸脫下了目測起碼有五公分的木屐,再次站在柱子前。

  「我看看……177,欸鶴丸你的木屐也太高了吧!」少女看著被放在一旁的木屐,想著鶴丸有沒有因為鞋子太高而拐到過。

  「哇喔,跟一期哥一樣高呢。」這是亂。

  「原來姥爺只是鞋子比較高啊。」這是聽到鶴丸被抓到後特地從書房過來的藥研。

  「難怪鶴在一期旁邊總是穿著鞋子呢。」這是補了最後一槍的三日月。

  「喂喂、三日月你來湊甚麼熱鬧啊!」鶴丸指著三日月,一臉忿忿不平。「诶一期你不要在那裡偷笑啊,我受傷囉。」鶴丸噘著嘴,像是求安慰似地抱住了一期一振,自動自發地忽略了背後一整排想殺人的目光。

  一期一振無奈地拍了拍鶴丸的頭,燭台切也剛好過來喊著晚飯已準備好要大家盡快過去。

  在一期哄著弟弟們先去飯廳等待,自己晚點過去。哥哥都發話了,只能不甘心地先離開。

  在大廳只剩下他們後,一期一振才開口:「鶴丸殿的身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雖然平時不怎麼注意不過倒也有個大概印象,本來還以為會比自己高上一些呢。

  「诶──連莓醬都要嘲笑我嗎?」不滿地戳著一期一振的臉頰。

  「請別那樣叫我啊鶴丸殿,再說同身高並非沒好處呢。」一期一振抓住鶴丸的手指。

  「喔?」突然臉頰上傳來輕微的觸感。

  「只要像這樣稍微轉個頭,就能輕易地偷襲鶴丸殿了呦。」一期一振如是笑說。

  「……喔呀,這還真是、嚇到我了。」

  

  

  

 

 

 

 

                           Fin.

  ※大概是個附錄

 

  最後在晚餐時,身為審神者的少女無意間說了黃金身高差是12公分,亂隨口說出「那亂跟浦島的身高是黃金身高差」的發言,讓正在吃飯的浦島鬧了個大紅臉。

 

  而一期一振面帶微笑地看著虎徹家最小的弟弟,右手緊握著自己的刀。

  看來浦島虎徹的戀愛之路,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要走。讓我們在此先為浦島虎徹點個蠟,希望他能夠順利成功。


 不重要的後記

 天啊我終於完稿了QQQQQQQQQQQ

  在看到官方公布的身高之後就開始嗆鶴丸的厚底木屐,覺得自己果然是真黑粉啊(ㄍ#

  是說雖然是鶴一期可是我總覺得粟田口家的短刀天使們出現的畫面比鶴丸還要多很多……應該不是我的錯覺(。

  謝媽願意幫我畫封面真的好Q好萌好喜歡喔QQQQQQQQ謝爸謝千草還有我的好室友們聽我半夜在練蕭崴,雖然前一天都在問題發言需要自主規制、嗯。

  想當初下刀劍坑的時候甚麼配對都沒感覺,結果一回神就在鶴一坑底了而且還是出不去的那種←

  超需要鶴一好戰友的大家快來陪我練蕭崴多晚都可以喔24小時都在線的(聽你亂講

 

  還有當初在聊天的時候提到了無料名稱,結果有人說鶴丸的鞋子不是靴子是木屐,嗯、厚底屐
  我:聽起來好奇怪……

  親友:好像什麼吃的

  於是只好維持原案XDDDDDDDDDD

  總之謝謝大家不嫌棄拿這份無料啊,會不會有下一份我也不知道(懶癌末期患者

 

   文/旋律(www.plurk.com/seki0618)

   封面/AILER(www.plurk.com/kyiscool)

  


    厚底靴與平底鞋(鶴一期)

 

※根本是粟田口中心吧←

※灣家T14無料試閱,D1在A29請向攤主領取

 

 

  「啊、發現鶴丸殿了!」短刀們在諾大的本丸中追著那抹白色身影,而他們的太刀兄長卻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看著,難得地沒有阻止弟弟們的胡鬧。

  「不阻止嗎?」一同坐在旁的鶯丸問著,端著微溫的茶抿了一口。

  「嗯、這個嘛……」蜜金色的眸子微瞇,目光轉到了被短刀們捉到正努力脫身的人身上。

  「關於那個問題,我也很想知道呢。」

 

 

  起因是因為亂無心的一句話。

 

  「吶吶、藥研跟厚,誰比較高呢?」柔順的金髮散在木板上,整個人躺在地板上的亂仰著頭,看著正在幫主上整理資料的藥研及剛當番結束,回來休息的厚。

  「當然是我──」較為穩重的聲線及有些活力的嗓音重疊說出同樣的話語,兩人先是詫異地互看一眼接著滿是較勁的意味。

  「诶──」躺在地上的人饒有興趣地看著兩人,天藍色的眼眸轉呀轉,然後說出了讓今天的本丸如此熱鬧的話語。

 

  「那、我們今天來個大家的身高調查吧!」

 

  打定主意後的三人先是告訴了其他的兄弟們,得到眾人都有興趣的回答後,奔跑的腳步聲在走廊響起,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最後聲音停在了太刀的房間前。

  「一期哥!」

 

  遠遠的就聽見跑步聲,在小憩中的一期一振睜開眼,坐起身來將衣著打理整齊。在聽見弟弟們的聲音後拉開紙門,面帶微笑的聽著弟弟們爭相地告訴自己方才發生的事情。

  「一期哥也覺得很有趣吧!」

  「一期哥覺得藥研跟厚誰比較高呢!」

  「最高的一定是岩融大人啦!」

  將話語拼湊成完整內容,一期蹲下身來與弟弟們平視。「所以,你們想要調查大家的身高對嗎?」得到的回應是有如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

場次過後會將全文放上,也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雖然試閱鶴丸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