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律

灣家Coser
目前在全職坑底刀亂坑邊中
FB請搜尋>>旋律李(加好友請先私訊,追蹤隨意)
噗浪>>seki0618
因好友過多暫不加,不過旋律很少發私噗<<
聊天搭訕都歡迎///

旅程(海常黃黑畢業合本)

旅程(海常黃黑畢業合本)

  通過畢業考後,努力了一年的三年級此時終於可以喘口氣,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確定了學校,只待等通知時去報到。
  「小──黑──子──」從聲音傳來到身上多了股重量只用了十餘秒,黑子感嘆著黃瀨短程的爆發力似乎越來越好了……
  「黃瀨君,怎麼了嗎?」從國中時就明白一旦被纏上就不會輕易放手,黑子很乾脆地放棄掙扎的選項,任由黃瀨半掛在自己身上。
  「嘿嘿,只是看到小黑子就覺得很開心,加上大學也是同一所所以更開心了!」發現黑子沒掙扎,黃瀨更是將黑子整個人抱在懷中。雖然高中這三年黑子的身高有長高些不過對於黃瀨而言仍舊顯得嬌小。
  「一想到還要被黃瀨君煩四年,老實說我有點困擾。」黑子淡淡地回答道,不過基本上對於黃瀨黏人的態度他並不覺得困擾,存粹只是想看黃瀨的反應。

  畢竟,很有趣嘛。

  「嗚啊啊小黑子居然這樣說讓我好受傷!」標準的海帶淚,見到黃瀨如此激動的反應,黑子在黃瀨的懷中勾起一抹笑。如此可愛的黃瀨君,這模樣只有他能看見。
  「不過,不討厭喔。」在黃瀨發現黑子無動於衷,淚水有爆發趨勢時,黑子淡淡補上一句。
  「唔……果然,還是最喜歡小黑子了!」更加摟緊懷中人兒,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無論如何他是絕對都不會放手的。

  在帝光中學,當時的他們尚未了解這種心情從何而來,比起黃瀨成天纏著黑子左一句「小黑子」右一句「最喜歡」,黑子的反應則是趨向於逃避。
  不想,認清這份心情。只因那人輕浮的態度,如果不小心被攻陷了卻發現只是個玩笑,縱使自己的心情比常人還要容易平定,但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恢復。

  直到退部後,那人仍舊不屈不撓地來到自己的教室找人,卻總以失敗告終。每日簡訊不斷,黑子看完後雖然沒刪除,但也沒回覆過。

  直到畢業當天。那是封只有註明時間地點還有句「我會一直等你」,沒有任何玩笑語氣的訊息。
  於是黑子哲也遲疑了,畢業流程早已記不清,腦海中只記得住那句「我會一直等你」的字樣。
  典禮早已結束歡送畢業生離開學校,猶豫許久,黑子終究下定決心約定的地點,不過離時間早已過了三個小時之久,就算再怎麼有耐心的人也會放棄吧,更何況黃瀨還有模特的工作在身。

  但是黑子到約定地點時腳步忽然一滯,一句「黃瀨君」哽在喉頭,發不出聲來。
  那人倚著樹幹,從身上制服還未換去來看顯示出他從離開學校後就一直在這裡等著,手機拿出看時間後又放回口袋,臉上的表情比任何一次比賽都還要認真,卻沒有一絲的不耐煩。

  ──他能夠、期待一次嗎?

  「黃瀨君。」在他聽見聲響、轉過身時,黑子彷彿看見了大犬找到主人的那種神情。
  「小黑子!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被其他人怎麼了嗚嗚嗚……」兩人之間的距離逐漸趨於零。世界忽然安靜下來,彼此的呼吸聲都聽得見。
  「黃瀨君,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推開壓在身上的重量,兩人目光交會。
  「黃瀨君約我見面,是想要說什麼呢?」因為黑子是從家裡出發所以身上的制服已換成便服,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不過黃瀨還是認為這樣的黑子比平時還要可愛。

  不會是最後一次說這樣的話,只是這麼認真的態度應該是第一次吧。黃瀨如此想到。
  「小黑子,我喜歡你。」同樣的話語不同的語調,黑子的腦海中自動將平時用有點輕浮語氣說著「我喜歡你」的黃瀨涼太重疊起來,卻意外發現有些許相似。
  ……原來,從以前開始,那些話並不是完全的玩笑嗎。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小黑子的,可是當我發現時就已經陷在裡頭了。」黃瀨涼太繼續說道,稍嫌僵硬的動作洩漏出他的緊張。
  「所、所以……小黑子,可以給我一次機會,可以和我交往嗎?」咚咚、咚咚,黃瀨覺得他的心跳越來越快,好像就連黑子也可以聽見。

  沉默許久,黑子終於開口:「對不起,黃瀨君,我不能接受。」他還不確定自己的感情是否和黃瀨相同,還有世俗的眼光,許許多多的不確定因素都無法讓他輕易答應。
  等了許久的回應卻是拒絕,說不難過是騙人的。黃瀨想說點什麼使氣氛輕鬆點,卻找不到適當的話題,只好放任沉默繼續在兩人之間蔓延。

  黑子雖然拒絕,但心底卻不斷問著自己為何在聽見黃瀨的表白時有一絲雀躍的感覺?明明以前對黃瀨的感覺就僅止於不討厭但也沒多喜歡,什麼時候開始將注意力從身為光的青峰大輝轉移到表情豐富的黃瀨涼太身上?
  太多的不明白,令黑子哲也感到疲累。

  「……小黑子現在不接受也沒關係。」黃瀨涼太苦笑道。「可是這個要求,可以答應嗎?」
  「什麼要求?」
  「和我一起去海常,就算後來我不是小黑子所選擇的光,但在那之前……請讓我陪伴在你身邊。」
  黑子抬起頭望著黃瀨,表情認真。
  「……好。」

  海常入學典禮時黃瀨不斷左右張望,就怕不小心錯過那抹淡藍。
  「黃瀨君。」平淡的聲音自黃瀨後方傳出。
  「小黑子!」黃瀨開心地叫著,想要抱住黑子卻被閃過。
  「黃瀨君,典禮還沒結束請不要再左右張望了。」很明顯沒看到班導師想衝過來訓話了嗎?被分到和黃瀨不同班又在後頭,黃瀨當然是怎麼找都找不到黑子,為了避免黃瀨第一天就被叫過去和老師喝茶留下不好的印象,黑子才離開自己班級讓黃瀨知道自己確實有遵守諾言,一起進入海常就讀。

  不過,後來看到那人不斷傻笑的樣子,黑子只想用加速傳球砸到模特臉上。

  雖然黃瀨覺得很可惜沒在同一班,不過每節下課在黑子班上出現的頻率也高到讓人誤以為他其實是這班的一份子。
  「小黑子~該去社團了喔。」在敲鐘的前五分鐘黃瀨就收拾好書包,老師一宣布下課就立刻抓起包包往隔壁班衝去,看到隔壁班也下課後更是直接進入班級內等人,反正黑子班上的女生也很歡迎。
  「請等一下。」確認黑板上的筆記都有抄好後黑子才闔起筆記本放入書包,將桌上散落的原子筆放回鉛筆盒,拉上書包的拉鍊同黃瀨一起到體育館換衣服進行暖身活動。

  「小黑子的理科還是很不拿手呢。」因為兩人都是帝光中學的正選之一,升上海常高中測驗過後馬上就被分為主力球員。而這一次黃瀨也算是實現了他的心願,黑子哲也認同他,黃賴涼太成為他的光。
  「比起黃瀨君倒是還可以。」接著就聽到黃瀨噘著嘴說著好過分吶。
  邊做暖身操邊和黑子聊天是黃瀨自中學以來就有的習慣,因為工作的緣故,黃瀨總是可以話題不斷,直到隊長集合隊員時才結束。

  靠著在中學時的默契,水準普通的學校當然是每次都打贏,而面對有青峰大輝所在的桐皇學園時,黃瀨最後放棄了對青峰的憧憬而有所突破,但最終仍是以些微差距止步於四強。

  在休息室時,學長們都先走了,只剩下黃瀨和黑子兩人。

  「黃瀨君,腳、還好嗎?」雖然賽後有先做緊急治療,不過等會還是先到醫院比較保險。
  「嗯、沒事的呦,小黑子先和大家集合吧。」黃瀨抬起頭給了黑子一抹笑,但黑子很清楚的知道那只是在逞強。
  「黃瀨君比別人還要晚接觸籃球卻能夠把青峰君逼到四犯,已經很厲害了呢。」而且比其他人有更多的進步空間,如果能夠在畢業之前達到巔峰的話,贏過強大的青峰君,也不是不可能。
  「小黑子……」綠間曾說過,光越強,影子就越深。可是他並不是最強的光,這樣黑子還願意繼續待在他身邊嗎?
  「嗯?」

  「我好像……還不夠資格,成為你的光啊……」

  聽見黃瀨的發言,黑子著實愣了幾秒,接著是一股怒氣。
  「黃瀨君,如果你不夠資格的話,那為何我現在會就讀海常呢?」其實,從那時答應開始就承認了吧,黃瀨涼太不但是他黑子哲也場上的光,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光啊。

  在那之後,兩人也就開始交往。

  「哇啊,現在回想起來小黑子那時候的告白,到現在都還會認為是夢呢。」因為太過美好了,讓人有種身處夢境的錯覺。黃瀨涼太不自覺地傻笑著,那笑容看起來實在欠扁所以黑子就順應心意送了黃瀨一記拐子。
  「嗚!好痛啊小黑子居然偷襲!」摀著受創的腹部,黃瀨眼角帶淚的指控著身旁的兇手。
  「因為有點不爽。」收回手,黑子淡淡的表示。
  「什麼嘛!明明就是小黑子害羞不敢承認……啊小黑子等等我啊!」三步併作兩步,追上黑子的同時也牽住他的手。

  「黃瀨君,我要去圖書館還書了。」離畢業只剩幾天,明天學生證就要繳回所以今天就得把之前借的書籍全部歸還。當中有幾本書黑子還沒看完,感覺總有點遺憾。
  「啊對了,黃瀨君你的學生證。」一個人一次最多只能借五本書,而圖書館距離教室又有段距離,不想來回奔波的黑子猶豫著到底哪幾本等下次來再借時黃瀨提出乾脆也用他的學生證借吧,既然小黑子想看的話。
  於是兩人走回教室,黑子拿書的同時黃瀨找出他的學生證最後被黑子吐槽一句還書不需要學生證的黃瀨君,接著兩人手上一人一疊的書籍,用散步的方式走到圖書館。

  他們畢業後一二年級的學生則要面對期末考,圖書館已經有不少認真的學生窩在自修室努力念書,為了不造成騷動所以是由黑子將所有書無聲無息地放在書本歸還區,當然坐在位置上的圖書委員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現黑子的存在。
  書還完後兩人思考著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沒做的,大考完後每個老師不是播電影就是自由活動,許多人都是補眠或是做自己的事只要不吵到隔壁班老師都默許了,更何況只是拿手機傳簡訊這種雖然違反校規但卻是老師默許教官無視的行為。
  而黑子之所以書會看不完的原因就是出在這。因為手機響個不停,很吵;但下課戀人在身旁鬧個不停,更煩。

  「……啊,現在社團應該還沒有因為期末考暫停,小黑子我們去看看吧!」
  「也好。」反正回家後也只是從噪音干擾變成身體騷擾而已,偶爾一個不小心隔天的晨練還得請假,總而言之就是有個黏人的戀人真是麻煩啊。
  還沒進到體育館就聽到裡面練習賽的吶喊聲,畫面重疊到大考前的時光令兩人不禁相視一笑。
  「果然籃球是最棒的。」黃瀨說道。

  推開體育館的大門,除了比賽中的成員,其餘部員接注意到了有人進來,發現是海常的王牌黃瀨涼太後更是驚訝,兩人才走幾步一群人就已經圍上來。
  敵不過學弟們的要求,黃瀨將外套隨意交給一位學弟,捲起袖子鬆開領帶,準備要下場秀球技時忽然轉過身,對快要淹沒在人群中的黑子說著小黑子既然都來了不一起玩嗎,成功嚇到黑子身旁的人後黑子只是無奈嘆氣。
  都被點名了,能不下場嗎?

  「那麼2 on 2,先拿到二十分的人就算贏了。」規則說清楚後,充當裁判的學弟手勢一下,比賽開始。
  黃瀨涼太的模仿絕技很快就讓一年級的成員大吃一驚,而黑子哲也神奇的傳球技巧更是讓所有人不住驚訝。
  『雖然有聽說過,不過現場看到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啊!』比賽完後,上場的兩位部員佩服的說著,而黃瀨只是笑了笑,搭住黑子的肩拿了東西後就離開體育館。
  「黃瀨君,其實你只是想接我的球而已吧。」在經過便利商店時兩人都覺得有些口渴於是便買了兩瓶寶礦力,原本黃瀨只打算買一瓶兩人共喝但被黑子無條件駁回。
  「因──為,再來這期間就沒有比賽啦,想接小黑子傳球的機會也不多了。」很乾脆地承認自己的心思,兩人空著的手緊緊交握著,走到合租的屋子時黑子騰出一手自書包中拿出鑰匙。

  走進屋子摸索著燈源時卻被往後一拉,熾熱的吻貼了上來。
  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被黃瀨煩到不行的黑子最後放棄掙扎,任著黃瀨將自己吻到氣喘吁吁。
  水藍的眼眸瞪著笑得開心的戀人,雖然很常被偷襲不過還是習慣不了。
  不需要黑子問,黃瀨自動自發地解釋。
  「嘿嘿,因為今天一整天都沒有跟小黑子親親嘛。」黃瀨又笑了下,兩人先將書包放好後接著黃瀨就自然地走進廚房準備兩人的晚餐,而黑子則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打發時間用的書。

  莫約看到第三個章節時黃瀨溫和的嗓音打斷了黑子的閱讀,拿起黃瀨送他的書籤夾在書內後便走到廚房,黃瀨負責把菜餚放上桌黑子則是幫忙擺碗筷。
  待兩人坐定習慣性地喊了聲開動後便雙雙進攻桌上菜色。在同居前黑子的拿手菜僅限於水煮蛋,同居後依然,這都是歸功於有個會寵溺他的戀人。
  黑子的食量不大很快就放下碗筷,雖然寵溺歸寵溺,不過也不能把所有事情都交給黃瀨做,兩人曾經為了這件事爭吵過,最後依然是黃瀨讓步。
  於是黑子總是等著黃瀨吃完飯後由他清洗殘盤。

  當黑子將碗盤歸位擦乾手,走回客廳看見黃瀨敞開雙臂等著他時,黑子很自然地窩在黃瀨的懷中。
  「小黑子,大學附近有幾棟不錯的房子等畢業之後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將下巴壓在懷中人的肩膀上蹭了幾下。
  「嗯。」黑子心不在焉地回道,故事情節到了正精彩的地方,對於黃瀨的詢問他只當成是噪音。
  聽到黑子的回答,黃瀨就知道黑子只是隨意敷衍,沒有生氣只是勾起一抹別具意義的笑。
  「這樣啊,那小黑子我們找一間臥室大一點的?」雖然同居不過兩人的寢室還是分開來,對於兩人就寢時可以相擁而眠黃瀨可是妄想好久了。
  「……好啊,只要黃瀨君你睡地上的話。」被這招拐了那麼多次,黑子早就知道黃瀨不懷好意,而對方也成功中計。
  「什麼嘛!原來小黑子有在聽。」期待落空,黃瀨洩氣似的整個人的重量都掛在黑子身上。
  「黃瀨君,很重快起來。」無奈地說道。
  「不要,除非小黑子跟我一起睡。」耍賴中。

  ……除去有時候太晚隔天還有工作不得已只好睡公司,不然天天都來和他擠單人床的是誰啊?

  「到時請記得買張雙人床。」黑子說道,不然半夜被他踹下床他可不管。
  「嘿嘿,當然要買大點的不然做的時呃──小黑子好痛啊!」腹部遭受重擊,黃瀨看著黑子不發一語的拿著書回到自己的房間並鎖上門時,心中不斷哀號著一不小心就調戲過頭可是他說的是事實啊──等等!
  「小黑子你把門鎖起來我今晚要怎麼進去啦!」欲哭無淚。

  畢業預演當天,雖然黃瀨認為為了這種事去學校根本浪費時間,不過在班導師面帶微笑地說如果預演或是畢業典禮當天遲到一分鐘畢業證書就扣留一天的威脅下,黃瀨還是認分地在規定的時間前到校。
  班導師特意再次叮嚀後,早自習的鐘聲一響所有人便陸陸續續地朝禮堂的方向前進。

  本來黃瀨看到位置是照班級排的就想隨便找個不引人注意的位置混過這幾節課,但同班的女同學哪可能會放過坐在模特身邊的機會,看著好幾雙期待的眼神,黃瀨面有難色地退了一步。
  「黃瀨君,你撞到我了。」黑子手摀著額,本來想說叫黃瀨坐靠後面班級的位置他就可以隨時提醒黃瀨,沒想到名字還沒喊出口自己反而被撞個正著。
  「啊!小黑子你沒事吧?」黃瀨扶住黑子坐下後自己則在班級最後一排的位置坐下,誤打誤撞變成本來要找黃瀨的本意後,黑子乾脆將椅子拉往前,頭靠在黃瀨背上稍作休息。
  「小、小黑子……」他有撞那麼大力嗎?
  而黑子的低存在感此時也發揮作用,眾人只覺得模特似乎很緊張,卻不知道原因是後頭倚著他的人造成的。
  當要起立時黃瀨還很緊張地怕黑子不小心又撞到椅子,不過隨著後頭的重量消失黃瀨也就放心地分心去了,反正明天兩人都只要負責拍手就好了。
  不過一直拍手也是會痠的……中間下課時黃瀨立刻起身走出禮堂,當然也拉著黑子一起。

  「黃瀨君,怎麼了嗎?」黑子偏過頭看著身旁的黃瀨,因為只有十分鐘所以兩人就在禮堂附近走動順便讓坐僵的身體放鬆。
  「沒什麼啦,只是覺得預演好無聊,小黑子又坐在後面不能一直轉頭……呃、小黑子不要再戳了啦!」黃瀨向右跨了一大步避開黑子的攻擊,看見黑子收回手時才又靠近,發現附近沒人時順勢將黑子抱在懷中。
  「黃瀨君……」
  「嗯?什麼事?」
  「該回去了。」黑子說完的下一秒,打鐘的同時也聽見許多人的抱怨聲。
  當然,身旁這位也是。

  「啊啊,小黑子我們回去吧。」
  「好的。」

  兩人回到禮堂時已經不少學生坐定位了,不過和上節課不同的是──黃瀨原本座位的附近坐滿了女孩子,中間特意空下來的位置當然就是等著黃瀨過去。
  「還是逃不掉嗎……」無奈地看著那空位,而原本黑子的位置也被女生占去,看著黑子默默地換到角落的位子去,黃瀨只能回應眾多期盼的眼神坐在那位置上。
  望著被女孩包圍不得清閒的黃瀨,黑子只是淡淡笑了下順便看了下時間。在心底幫黃瀨打氣後便低下頭繼續補眠,反正老師們也不會注意到。

  又一節課過後,黑子被刻意繞過來的黃瀨搖醒。
  「預演結束了嗎?」黑子揉著眼睛,剛醒來眼神還無法對焦,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不過光憑那燦金就知道眼前一定是黃瀨。
  「嗯,小黑子睡得好沉,剛剛樂隊的演奏音量很大聲呢。」拉著黑子跟著人潮走出禮堂,故意挑了條離教室較遠的樓梯上去。
  由於中午才放學所以兩人只能回到教室等待下課,不過本來想繼續補眠的黑子卻看到手機震個不停後放棄原本的想法。
  不就只剩一節課嗎,何必一直傳簡訊呢?雖然這麼想但黑子還是跳到簡訊頁面編輯新訊息然後送出。
  在看到收到新訊息的提示時黃瀨幾乎要大叫出來,雖然兩人已經交往快三年了,黑子回傳簡訊的次數有增加,不過對於常常覺得小黑子養分不足的黃瀨而言,只要能收到黑子的簡訊就算只是一個字他也很開心。
  兩人一來一往,即使是很沒營養的回話黑子總是先慣例的吐槽後後加些自己的想法。
  
  總算熬到放學時刻,將手機塞回口袋後黃瀨提著書包站在黑子班級的門口,因為書包幾乎沒有動過因此黃瀨沒有等很久兩人便悠悠走出校門。
  「明天之後就要離開海常了啊。」因為時間還早兩人便到街上閒晃一下,經過便利商店時順便買了隻冰消暑,兩個人都還不餓於是吃午飯的念頭便打消了。
  「聽起來黃瀨君有點難過。」黑子說道,拆開冰棒的包裝紙。
  「一點點,不過只要有小黑子就好了。」抓住情人拿著冰棒的手並順勢吃了一口,看見黑子的眼神充滿無奈黃瀨燦笑著遞出自己的冰棒。
  「不需要。」不理會黃瀨親暱的舉動,黑子推開黃瀨的手後就著黃瀨方才咬過的地方繼續吃著自己的冰棒。
  訥訥地收回手,很快解決完手中的冰後,黃瀨覺得是該找個有冷氣的地方待著了。
  「小黑子,你想去餐廳待著還是書店呢?」只要兩人一同出門,要做什麼要去什麼地方前黃瀨都會先問過黑子的意願,不過依他對黑子的了解……
  「書店。」

  看吧。

  吹著免費的冷氣,黃瀨的注意力並沒有在那些雜誌上,而是在文學類的書櫃附近來回走動,挑出自己有興趣的書籍並拿下來看簡介的,他的戀人。
  黑子抽出一本書看了眼封面和書名後接著便翻到後面看內容介紹,不過不斷注視著自己的那道熱切目光怎麼樣也忽視不了。
  啪地闔上書本放回原位,發現有人朝這邊走過來後黑子無奈開口:「黃瀨君,可以不要一直看我嗎?」看的人不會不好意思,被看的人很難為情啊!
  「诶……可是小黑子看再久都不會膩啊。」黃瀨這麼說著,接著看見那人低下頭,卻藏不住紅透的耳根。
  彎下腰仗著書櫃遮住視線和寬厚的背,他們在無人注意到的角落裡,接吻。

  之後兩人從書店裡走出來,黑子的手上多了本文學小說,看出黑子迫不及待想閱讀的心情,黃瀨帶著黑子到一家最近新開幕的咖啡廳。
  在服務生帶位時刻意選擇一個不起眼的位置,黑子點了杯奶茶而黃瀨則是一杯檸檬紅茶,等待飲料上桌的時間黑子小心地拆開書外面的一層塑膠膜,就這樣沉浸在書籍的世界中。
  黃瀨也不催黑子,看著咖啡廳提供的雜誌之餘更常盯著黑子專注的神情。而黑子讀完一個章節放下書本打算休息一下時,抬起頭來就是黃瀨飽含寵溺的眼神。
  「……不要一直盯著我啊。」除了一絲窘迫,更多的是滿到快要溢出來的甜蜜。看到戀人臉紅到快要滴出血來,黃瀨只是笑了下然後努力將注意力放在雜誌上。

  到了隔天,兩人早早就起床做準備。雖然說畢業只是種儀式,但也代表他們正式結束高中生涯邁向大學生活。
  在教室別上代表畢業生的胸花,到禮堂的路徑兩側有一二年級學生不斷拍手祝賀,而當黃瀨經過時,有些較感性的女孩子甚至還會忍不住落淚。
  明明是和昨天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場景,但因為氣氛的不同,人的心境也有所不同。平時愛玩鬧的同學今天都安分地坐在位子上,教官也不會過來提醒但手機全部都收在包包裡;每位來賓致完詞後就如同昨日預演時一樣給予掌聲,但音量明顯不同;看到各班拍攝的畢業影片時,為了留下美好回憶無所不用其極;換到每位導師對畢業生的祝賀詞時,許多人都紅了眼眶落下眼淚。

  只因這短暫的三年在學校裡邂逅的所有人、事、物。

  利用學生放學後的時間將想告訴學生們的話語拍攝成一部短劇,平日看來嚴肅的老師在影片中搞笑演出,只為了讓這群血氣方剛的孩子將老師的教誨銘記在心。
  受到氣氛感染,本來就容易哭的黃瀨琥珀色的眼睛也悄悄浮出一層水霧,查覺到後頭的人點了自己的背,看見黑子遞過來面紙時,眼淚也同時順著的地吸引力掉落。
  「黃瀨君,別哭了。」抽出一張面紙抹去黃瀨眼角淚水,黑子無奈。不需要哭成這樣啊,真是浪費了這張帥氣的臉龐。
  「嗚……小黑子……」握住正在幫自己擦眼淚的人纖細的手腕,黃瀨很想就這樣撲過去將人抱到懷中,只是典禮還沒結束不能任意走動。
  「已經是大人了還哭成這樣子。」對於淚水掉個不停的黃瀨,黑子沒有露出不耐煩的神情,一次次幫黃瀨擦去眼淚。

  禮程前的唱校歌,是兩人最認真唱過的一次。
  走出校門時兩人都不約而同地回望了校園一眼,然後相視一笑。
  「黃瀨君,畢業恭喜。」
  「小黑子你也是,恭喜畢業呦!」

  確定大學後兩人便開始整理住了三年的屋子,畢竟大學離原本的租屋處有段距離,選擇離學校比較近的屋子也比較方便。
  「對了,有一些話我一直很想和小黑子說……不過那時候太多人了不方便。」整理到一半時黃瀨忽然轉過身來,黑子沒被嚇到僅是歪著頭,等待黃瀨的下文。
  「小黑子,謝謝你國中和高中的包容……啊啊國中那段黑歷史就不要再提了我現在最喜歡小黑子了!所以,請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吧!」黃瀨說道,表情認真。
  黑子盯了黃瀨許久,然後終於忍不住低下頭來掩去笑意。
  「黃瀨君,表情太僵硬了。」頭起頭時又恢復淡然的神情。
  「诶诶诶!?」小黑子不要這麼煞風景啊!
  
  「關於黃瀨君的問題,請容我大學畢業後再給答覆。」

  而答案,不言而喻。

 

※閒聊

這篇是去年七月和佐葉、歿棧三人一起出的海常黃黑畢業合本,旋律所負責的部份全文。
很高興可以和兩位親友合本出書,而且是最喜歡的黃黑////
上傳時裡面的文字有做些微調 不過並不影響閱讀ww

當時在寫這篇文時旋律也剛面臨了高三的畢業時期,不忍說旋律哭得跟什麼一樣(掩面
雖然在班上也會看和同學有過爭吵,不過到了畢業當天看到大家一起哭,然後互相取笑對方(欸#
總而言之高中生活還是很愉快的,大學那叫糜爛(ㄎㄅ###

歡迎大家到會客室和旋律聊聊天//旋律最近剛放假了整天閒閒沒事做大家快多跟旋律閒聊給旋律點子(?
           2014/01/15 BY 準備要趕黑子生賀的旋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