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律

灣家Coser
目前在全職坑底刀亂坑邊中
FB請搜尋>>旋律李(加好友請先私訊,追蹤隨意)
噗浪>>seki0618
因好友過多暫不加,不過旋律很少發私噗<<
聊天搭訕都歡迎///

光與影的關係(8.15黃黑日賀文)

光與影的關係(8.15黃黑日賀文)



  黃瀨拉著黑子的手,跟在眾人的後頭。

  黃瀨滔滔不絕地和黑子說著話,而黑子卻始終都低著頭,不語。

  本來走在前頭的四人,聽著黃瀨說話的音量不斷提高,最後是青峰最先受不了。「喂!黃瀨,你到底還要這樣墮落多久?」青峰火大的提起黃瀨的衣領,「不要再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了,哲、黑子哲也,」他一字一句的說得清楚,想讓黃瀨清醒過來。

  「已經不在了、消失了。」

  聽見青峰大輝的話語,黃瀨先是一愣,然後氣憤的甩開青峰抓著自己衣領的手。「小青峰你說什麼,小黑子他明明就在我旁邊啊!」黃瀨涼太握緊『黑子哲也』小小的手掌,臉上寫著不滿。「小黑子我們不要理小青峰了。」轉身帶著人往另外一條路走去。

  「大輝。」早就猜到青峰接下來會有什麼舉動,赤司早一步喚住。「現在涼太是聽不進去的。」

  拉著黑子的手走了一段路之後,黃瀨才停下來,用著抱歉的語氣說道:「小黑子對不起喔,可是剛剛小青峰真的太過分了!」想到方才青峰的話語,黃瀨這口氣是怎麼樣也嚥不下去。


  此時一直低著頭不語的黑子終於抬起頭來,用著與平常無異的平淡嗓音,說出會讓黃瀨崩潰的話語。
  「黃瀨君,青峰君說得沒錯。我,已經不在了。」
  現在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你幻想出來的『黑子哲也』。

  黃瀨驚慌的睜開眼,額際早已沁出一層薄汗。
  原來是夢。做了幾次深呼吸將絮亂呼吸調整過來。
  「……黃瀨君?」原本窩在黃瀨懷中率的安穩的黑子被黃瀨突然的大動作給吵醒。
  「啊,抱歉吵醒小黑子了。」雖然黃瀨立刻露出和平常一樣的笑容,可是擅長觀察人的黑子還是發現了黃瀨的聲音隱隱顫抖著。
  「黃瀨君,你怎麼了?」黑子坐起身,頗有要好好談談的架勢。
  黃瀨先是苦笑了下,將黑子拉到懷中,頭埋在黑子的頸邊,說出那個他到現在回想起來依然還是會害怕的夢境。

  聽完黃瀨的敘述後,黑子只是輕回抱著黃瀨,用他自己的方式安撫著現在看起來如此脆弱不堪的戀人。
  「黃瀨君的害怕是多餘的,我不會輕易消失。」黑子試著給予黃瀨勇氣。
  「還記得那時候我對黃瀨君說的話嗎?」黑子問著。「小黑子說的話我都記得。」悶悶的聲音。
  ──黃瀨君是照亮我人生的光,那是比球場上的光還要耀眼的光芒。
  而且只有黃瀨君擁有這種光芒,不會有第二個人。

  「所以,有什麼好擔心的呢。」說到最後,黑子劃開一抹柔柔的笑。將埋在他頸邊的黃瀨推開,兩人額對額,手十指相扣。
  「黃瀨君記得你答應我的承諾吧。」

  --只要黃瀨涼太還在,就永遠是黑子哲也的光。
  ──至死不渝。



※依然是小劇場(笑


  「小黑子──」黃瀨感動的看著黑子,愛哭的他眼中早就積滿淚水。緊緊的抱著黑子。「最喜歡、最喜歡小黑子了!」
  「很痛,黃瀨君請放開。」努力的想推開某人讓自己的呼吸順一點,不過顯然徒勞無功。

  腦袋倏地閃過一個想法,黑子勾起笑,湊近黃瀨的臉龐。
  五秒鐘過後金髮模特頓時呆若木雞,黑子也順利掙脫逃出,用被子包住自己,繼續睡覺不再管黃瀨。
  「咦咦咦──小黑子再叫一次嘛!」黃瀨雖然很想再把黑子叫醒,不過這樣黑子可能會生氣。無奈之下只好扁扁嘴,將黑子連人帶被的抱在懷中。
  「小黑子,晚安。」

  很久很久以後,即使兩人都不再年輕了,但每當黃瀨想起那次黑子靠近自己耳邊,用氣音喚著自己「涼太」時的那情景,仍會不住臉紅。


※好像是前年的賀文的樣子(歪

评论

热度(7)